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栏目 > 尧生天长 >

古天长三大战争考

时间:2013-07-25 10:18来源:非遗中心 作者:黄德武 点击:
《嘉靖天长县志》介绍:天长实振古战争之邑,贤哲避地。江广闽浙四
      嘉靖《天长县志》介绍:“天长实振古战争之邑,贤哲避地。”“江广闽浙四省、苏松常镇四府往来必由之道。”“南近大江,北通淮泗,东接长挺,西接覆釜,四通八达,形胜异于他处。”
      天长历史上曾发生过三次较大规模的战争,史料记载详尽,影响深远。
      1、春秋后期(公元前518年),由“卑梁之衅”引起的吴楚之战,**终以吴胜楚败而告终。吴国占领楚国两个重镇“钟离(今凤阳)”、“居巢(今巢湖)”。
      据《史记·吴太伯世家》《史记·楚世家》记载:春秋后期,吴国的边境城邑卑梁和楚国的城邑钟离一界之隔,鸡犬相闻。一天,卑梁与钟离的两个女孩一起采桑叶时,因争抢桑叶发生了口角。两家大人听说后随即赶到了出事地点,先是相互指责对方,既而大打出手,结果钟离的人打死了卑梁的人。为此,卑梁的百姓怒不可遏,守城的长官还带领大兵扫荡了钟离。楚平王接到钟离遭到攻击的报告后,不问曲直是非,当即调拨军队攻占了卑梁。而吴王僚对楚国领土早有觊觎之心,正愁没有进攻的借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出兵机会,于是派公子光率领大军进攻楚国。**后,吴军攻占了钟离和楚国的另一重镇居巢。由此,后人把这场因争抢桑叶而引起的大规模的征战,称为“卑梁之衅”,借以讽喻因无谓的小事而引起的争端和杀戮。这就是“卑梁之衅、血流吴楚”的典故。
      2、东晋时期(公元379年),淝水之战序曲——三阿之战,以东晋胜前秦败而告终。战争规模十一万兵马,战场以耿家尖东侧的“三阿城”为中心,南至仁和集镇与秦栏之间的白马塘,西至石梁方园百里的区域。
      《资治通鉴》卷一○四【晋纪二十六】载:“秦兵六万围幽州刺史田洛于三阿,去广陵百里;朝廷大震,临江列戍,遣征虏将军谢石帅舟师屯涂中。石,安之弟也。右卫将军毛安之等帅众四万屯堂邑。秦毛当、毛盛帅骑二万袭堂邑,安之等惊溃。兗州刺史谢玄自广陵救三阿;丙子,难、超战败,退保盱眙。六月,戊子,玄与田洛帅众五万进攻盱眙,难、超又败,退屯淮阴。”《晋书》记载:“玄进兵至三阿,与难、超战,超等又败,退保盱眙。玄进次石梁,与田洛攻盱眙。”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一O四[晋纪二十六]、房玄龄等《晋书》“载记第十三”《苻坚上》、蔡东藩《两晋演义》、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二册)第四节“十六国大乱”、 杨德炳《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卷》“北府兵”、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等史志书籍均有记载。淝水之战(包括三阿之战),成为中国历史上以弱胜强的****战例之一。毛泽东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等论著中给予很高的评价。
      关于三阿距“广陵百里”。北宋《资治通鉴》:“晋孝武帝太元四年(379年)五月,秦兵六万围幽州刺史田洛于三阿。去广陵百里”。“百里”此为概言,而非确数。谢玄从广陵出发,八十里即已进入三阿地界的秦栏,八十五里兵至白马塘与秦兵战于塘西斩秦将都颜,百里进入三阿区域。
      关于白马塘。明《嘉靖天长县志》记载:“(天长)东一百二十里为扬州府”“东三十五里曰白马塘,晋谢玄败秦人即此地”。[清]《读史方舆纪要》记载:“白马塘(高邮)州西南七十里”。晋代的白马塘仍存在,位于今天长市仁和集镇白马村(天扬公路边,面积约八亩)。
      (详见淝水之战序曲——三阿之战态势图)
      3、公元684年,武则天平徐敬业之战,**终以徐敬业灭亡而告终。战争规模40万人(朝廷军30万,义军10万),战场位于下阿溪(今老白塔河)两岸,战线长达80里,决战于万岁湖(今荭草湖公园——草湖村一带)。
      武则天平徐敬业之战,也称徐敬业起兵反武后之战,徐敬业讨武的下阿溪之战,《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唐纪十九”有详尽记载:“甲申,以左玉钤卫大将军李孝逸为扬州道大总管,将兵三十万,以将军李知十、马敬臣为之副,以讨李敬业”,“徐敬业闻李孝逸将至,自润州(今镇江)回军拒之,屯高邮之下阿溪(原书注:下阿溪即今石梁河也)。”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选)》载:“唐光宅初,徐敬业举兵扬州,武后使李孝逸击之,敬业拒之于下阿,阻水为守,魏元忠曰:风顺荻干,火攻之利也。从之,敬业败死。”下阿溪之战时值冬月,西北风一阵猛似一阵,下阿溪一带,又遍生荻草(红草)。李孝逸采纳魏元忠火攻之计,命令军士各持火具,越溪作战。徐敬业率军迎战,但没有料到对方都用火弓火箭。干柴烈火,加上朔风凛烈,霎时间,下阿溪一带徐敬业的阵地成了一片火海。兵士不甘心被火所焚,拼命逃避,阵势大乱。而李孝逸则乘徐军混乱之际,挥师猛扑过去,见人就砍。已丧失战斗力的徐敬业部,伤亡惨重,除去落水淹死、火中烧死的外,被杀死有7000多人,下阿溪一带,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草木被鲜血浸透,溪水一片殷红。清代诗人董对廷有诗写道:“李逸会师出泗州,下阿溪畔战云收。至今愁读宾王檄,呜咽寒塘水不流。”
      此战例被载入《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并作为国防教材。

 


(责任编辑:天长市文化馆)
------分隔线----------------------------
公告栏
    ●天长市文化馆官方网站(天长市文化信息网,天长市文化资源网)2013年5月23日正式开通,欢迎浏览指导。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