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天长方言土语 >

天长方言简论——天长方言研究

时间:2013-06-09 09:09来源:互联网 作者:闵济林 点击:
每一处地方都爱它的方言,因为它是灵魂所借以呼吸的工具。 歌德 语言是人类所特有的交际工具,而且是人类**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有其自身的特点与规律,所以就有了一门独立的学科语言学。语言学是一门研究语言现象并阐明语言规律的社会科学,它包括对现代汉
       每一处地方都爱它的方言,因为它是灵魂所借以呼吸的工具。
 
                                                                                                               ——歌德

      语言是人类所特有的交际工具,而且是人类**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有其自身的特点与规律,所以就有了一门独立的学科——语言学。语言学是一门研究语言现象并阐明语言规律的社会科学,它包括对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语言现象及其规律的阐述,同样也包括对汉语方言的研究,我国自西汉扬雄写了一部专著《方言》以来,历代语文学家都重视对方言探讨,成果散见于各种著作。当代语言学家对汉语方言的研究方兴未艾,而对小方言片的调查研究还不够全面深入,需要我们作出努力。
 
一、研究天长方言的意义
      研究天长方言有什么意义呢?
       (一)有助于推广普通话和汉语规范化
      浙江绍兴县有一个柯桥镇,是目前亚洲**大的布匹交易市场。当地流行“要想富,去卖布”的说法,可许多农民因为不会说普通话而无法与外地人谈生意。这个例子很现实地说明了推广普通话的必要性。天长虽属官话大区,却又是北方话中一小块较难听懂的方言区。因此,我们语文教师研究本地方言,首先要考虑其对推广普通话和汉语规范化的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义务教育法》也规定“学校应当推广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1993年国家语委和教委又联合发了9号文件,要求普通中学加大加快普及普通话的力度和进程。我们认为,推广普及普通话不能单方面停留在普通话的学习掌握上,还应当建筑在对方言的认识研究的基础上。方言是同一语言在不同地域由于演变分化而形成的变体。我们的现代汉语方言,都是由古代汉语发展演变而逐渐形成的,因而它们都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的地方变体或地域分支。许多方音由于都是从同一种语言发展而来,它们之间总有一定的关系,这就叫语音对应。我们对天长方言的研究就是要揭示语音对应规律,在天长方言与普通话之间寻求声、韵、调和语汇等方面的对应规律,这样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掌握现代汉语普通话的构成及其特点。如天长话中z、C、S和zh、ch、sh不分,in和ing、en和eng不分,这是天长人在学习普通话声韵方面的**大难点。针对这一难点教学而求其异,这就须**探求其规律以便在教学中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再如普通话中有一些同形异读的词,其读音和词义难以掌握,可通过方言比较以求其同,这方面的词有“兄弟”(“弟”读轻声,此词作“弟弟”讲)、呆板(“呆”在方言中读ái,天长方言还有“呆材”一词)、茅厕(“厕”读si,轻声)等,在天长方言中它们的读音和词义与普通话完全一致。求异与求同的方言研究法,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掌握天长方言的语音、词汇及语法系统,使我们在普通话推广方面联系实际并有所选择,做到取舍得当,从而确定普通话教学中的重难点,科学地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汉语的规范化不仅要求书面语言和影视广播语言的规范标准,同样也要求方言区的人们语文实践的规范化,尤其是中小学教师和各级领导干部要做表率,在方言使用中要弃短取长,扬其精华,弃其糟粕,逐步向普通话靠拢。同时,还应该深入调查研究本地方言及其使用情况,为推普和汉语规范化做出积极贡献。
      推广普通话和汉语规范化,对于改革开放,扩大本地对外交流,发展经济有着重要作用,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
       (二)有助于学习古代汉语,欣赏古韵文
      现代汉语来源于古代汉语,现代汉语方言与古汉语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方言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古代汉语的历史面貌和演变过程,有助于学习古汉语。
      天长方言中保留较多的入声字,固然给学习普通话中的韵和调带来困难,但在古汉语学习方面自有其利用价值。尺短寸长,我们研究天长方言的入声情况并结合与其他方言区入声概貌的比较,可以了解入声字逐步发展以至消失的过程,能解决许多古汉语音韵学方面的学习难题。如顾炎武把古韵分为十部,其划分的“脂部”和“鱼部”入声至今仍完整地保留在天长方言中。顾氏在音韵学方面的**大贡献是考订古音,离析《唐韵》,其离析的入声韵八类(含屋韵、沃韵、觉韵、药韵、铎韵、麦韵、昔韵、锡韵)与天长方言音韵有惊人相似之处,天长人用方言读这些字倍感亲切,能沉浸在一种历史的况味之中。
      至于天长话中,“翁、风、朋”等与“东”字读同一韵母,则滥觞于古代的多种韵书。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天长有许多方言词受古汉语的影响较深:读音如“德行”(读xing,同古汉语);词义如“所在”(读若sǔsai,义同古汉语,《左传》中就有这一双音词,作“处所”讲)、“炮铳的”(còng.作动词“射击”讲,这明显受了古汉语中名词活用为动词的影响,如同“刃”)……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二、天长方言的地域历史渊源
      天长市地处皖东,是滁州市的辖区。在安徽省,天长方言“很特别”;在滁州市下属的区、市、县中,天长方言也显得“格格不入”;天长人也自感本地语言与普通话的距离较大。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状况?这须**从天长的地域历史渊源方面进行研究。
      在理论上粗线条地弄清天长方言的归属并不困难。毫无疑问,天长方言属于北方方言区中的江淮方言,在江淮次方言区中又划入洪巢片。究其实,天长方言不仅在诸多方面有别于洪泽、巢湖一带方言,就同皖东其他市县相比较,也存在明显不同,有枘凿不入之感。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编写的《现代汉语》(1979年7月****版)根据1958年底完成的安徽方言普查工作提供的材料,绘制了安徽省方言分区图,把天长列为肥芜方言则更为勉强。如果我们与天长周边地区方言相比较,仔细分辨,就会发现天长方言在安徽省找不到它的近亲,却与江苏的扬州话、镇江话血脉相连—这是天长特定的地理位置所决定的。天长市东临扬州、高邮、南接仪征、六合,西连来安、盱眙,北与金湖接壤。地图上一目了然,除西部约十公里与本省来安县毗邻外,其余均为江苏环抱。有人戏称天长是安徽打入江苏的一只拳头,因此,我们从地理位置出发,经过比较分析,就应该把天长方言置于扬州、镇江一带的小方言块之中进行考察研究,才能找出其语音、词汇及语法的地域渊源和规律性。
      特定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天长与苏中方言的不解之缘。特定的地理位置更决定了天长方言的特色:天长方言虽属北方官话大区,但因处于其东南边缘,“天高皇帝远”,而与北方话中心距离拉大,使之与北方话存在较大差异,成为独立大队;从另一方面看,天长话虽不属江南方言,但因其与吴语区接近,是北方话伸向吴语区的跳板中的一段,因此丝来线去,使之也保留了一定的吴语方言因素,例如:天长话中声母z、c、s与zh、ch、sh不分,韵母in和ing、en、和eng不分;入声字较多等等。但天长话毕竟不是吴话。在吴语中,古音浊声母还保存着,清浊成对,成套相配;天长话则不明显,只有少量的字音保留,如“董”字等,这又说明天长话具有鲜明的北方方言的特点。
       “ 方言是由于一个社会内各地区不完全的分化或是几个社会间不完全的统一而造成的。”(《语言学概论》,中华书局1963年6月版)我们说天长方言受吴语的影响不仅是地域关系,而且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天长历史悠久,春秋战国时期,曾先后为吴、越、楚属地,辛弃疾在他词中曾称之为“吴头楚尾”;秦为广陵、东阳二县地;两汉时分属广陵、高邮、江都诸县;唐朝正式置县天长,此后基本未变。在天长历史上,元末明初的历史变故对天长方言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元朝末期,公元1343年,黄河决口,次年受灾区不断扩大。1351年朝廷强征民工15万挖河使复故道,对淮河流域受灾区加重了负担,人民四散逃亡。加之元末农民起义,江淮地带战乱频仍,人口锐减。到了明皇朝建立之初,淮河流域已是人烟稀少,天长境内也不例外。据《天长县志》记载:元末战乱,人口流失。明初,全县仅有1918户,6216人。其时天长属凤阳府,而凤阳是朱元璋的家乡。《明史·卷二》记载,自洪武三年起,朱元璋为改变其家乡的荒凉景象,发展经济,用行政手段从江浙等地移来大量富室巨贾;并采取措施招诱流亡农民垦荒屯田,由官家发给耕牛、种籽,允许将所新垦之地作为自己的产业,免税三年或永不起科;他还迁徙长江下游的苏州、松江、嘉兴、湖州及杭州的无业农民到淮河流域开垦。《铜城镇志》载,镇上人口大多为“洪武赶散”而来,明洪武年间江南民户大量迫迁江淮,落籍铜城者多来自洞庭东山地区(这里的洞庭东山在吴县西南)。此外,天长民间诸多家谱记载,祖籍苏州一带者占了很大比例。
      据龙岗光绪岁次丁酉年重修《陈氏宗谱》载:“一世祖伯汜公……其原籍姑苏闾门人氏,明太祖定鼎钟离,招殷户以实畿内。公迁居石梁,同伯仁公家眷七十二口来白马湖而居焉。”
      据铜城《朱氏新建谱》载:“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为了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收江南人口稠密地区的人民和曾支援张士诚对抗朱元璋而固守苏州城的富室巨贾,全家迁移到江北苏皖两地。当时这些地方因屡遭天灾战祸,人烟稀少,田园荒芜,群众称这种大规模移民为‘洪武赶散’。……始祖原住苏州南郊洞庭东山……当时迁铜城始祖孔阳公弟兄三人一起被移民到江北。”据铜城《经德堂叶氏家谱》记载,始祖凤阳公,明初从苏州洞庭东山迁来天长县铜城镇。
      据《安定堂石梁胡氏宗谱》记载:“吾家之谱为八世祖嗣山公所修。始于福公,盖洪武中迁居天长者也。”并载有福公自毗陵(今常州)迁居石梁云云。
      天长城里历史上有丘、崇、曹、薛四大姓之说。丘氏,有关明初家谱已失传;崇氏,据天长二中崇氏后代崇晶介绍,其祖上原籍浙江义乌,于洪武三年迁来天长;曹、薛二姓,据年长者说,亦为明初自苏南迁居天长。
      与天长紧邻的金湖县,其闵桥镇《德行堂闵氏宗谱》载有“我族奉征召……于明代永乐年间(公元1480年)初春由士仁兄弟带领族众离开苏州,经江阴西港渡江北上,直到高邮州府验证”而安居。《高邮县志》在介绍人口变动时记有“明朝初年,苏南一带曾有许多移民至高邮居住”等等文字。这都说明了明朝初年赶散人口,进入天长的多为苏州一带人氏。这也证明了天长方言中的吴语因素发端于明初赶散人口这一重要的历史背景。顾炎武的古韵分类所离析的入声韵,天长人读来之所以感到宛若己出,因为顾氏乃昆山人也。
      此外,清朝咸丰年间,太平天国革命,南方人又一次北移(这在铜城龚氏、杨村秦氏等家谱中有明确记载),对天长方言的形成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天长境内有个直属省农垦厅的大圹圩农场,创办于60年代,其农工来自安徽各地,语音各异。仅仅几十年的历史沧桑,经考察,老一辈的语音已相互接近,背离其故乡的“原汁原味”,但又不同于天长话;而小一辈的语音既有其父辈的因素,却又增多了天长话的成份。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方言变迁例子,也是对天长方言历史嬗变的一个有力佐证。生张熟魏,南北方言的碰撞冲突,起伏消长,**后交融统一,形成了天长方言的自身特色。
 
三、天长方言特点概述
       “方言是全民语言的分支,是全民语言的地方变体。方言是某个社会内某一地区的人们所使用的,有它自己的特点。……是指包括和共同语相同点在内的、由词汇和语法组成的整个系统。”(《语言学概论》,同前)天长话属北方官话大区的江淮方言区的洪巢片方言。再细分,可以把扬州、镇江和天长看作一个小方言块。天长境内除大圹圩农场这一“特区”外,各乡镇的语音一致性较强,人们相互通话一听就懂,不存在语言障碍。与普通话及周边市县相比较,天长方言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都具有一系列特点。以下仅就一些主要不同点简略说明。
       (一)语音
      语音的声母系统主要特点有:在天长话里中古知系、照系声母与精系声母相混,即天长话中只有舌尖前音—声母(ts)(ts)(s),基本没有舌尖后音声母。这是天长话声母与普通话的**大差异。其次中古日母在普通话中为声母的,而天长话中大多地方老年人均读为(l)声母或零声母。此外,天长老年人、中年人读音,其声母还保留了古音,如“戒、解、鞋、教、觉、沾、扇、家、间、染、荣。”等,与普通话的声母均不同。但从总体上来看,天长方言中的声母系统还是比较接近于普通话的。除普通话的三个舌尖后音声母没有外,其余天长都有,即共有19个声母。天长语音声、韵、调三方面与普通话比较,要数声母的差异**小。
      天长方言的韵母系统比较复杂,其韵母总数在50个以上,远远超过普通话的韵母数,因此与普通话的距离较大。****、与普通话的**明显差异是,天长话中保留了中古入声韵。入声音节均为喉塞音尾,有喉塞音尾韵母17个以上,在常用字中,这部分入声字占的比例较多。在学习普通话时,入声字韵母辨析、尤其是声调辨析存在着一定难度。第二、天长人学习普通话韵母的**大障碍是,天长话中〔in〕和〔iN〕不分、〔[n〕和〔[N〕不分,即韵母为〔iN〕〔[N〕的字一般读为〔in〕〔[n〕。如“英、京、庚、程”的韵母均读为〔in〕或〔[n〕。第三、除入声音节外,天长话中还有一些普通话中所没有的音节。**典型的是普通话中韵母〔ua〕 〔uai〕〔uaN〕只能和〔t?〕〔t?'〕〔?〕,不能和〔ts〕〔ts'〕〔s〕相配为音节,这是一条规律;可天长话的规律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再如天长话中有〔uN〕〔fuN〕〔buN〕这三个音节,代表字是“翁、风、朋”;其他如“轮”读为〔l[n〕等,普通话中则没有这些音节。第四、除入声字外,天长话中还有许多字的韵母与普通话也存在着一定差异,代表字有“耳、河、母、饿、街、团、谢、野、也”等等。我们说,研究天长方音,韵母是拦路虎,也是重台戏;在许多字音上,我们还要从古汉语中寻找其音韵源头。
      天长话中共有五个声调,分别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调类与普通话区别不大,调值却有明显的不同。天长话中也有轻声和变调现象。
       (二)词汇和语法
      天长方言对普通话语汇大多兼收并蓄;与此同时还伴有许多具有地方特色的常用词,熟语等等;方言词语中有许多富有生命力,显得形象、贴切、活脱;无论双音词或成语有不少语音的乐感较强。语法在天长话中与普通话基本一致,比较稳固,只有极个别的例外现象。
 
四、小结语
      以上仅就天长方言研究的意义、方言的属类渊源和主要特点三个方面进行简单的论说。尤其是方言特点,只是概述,有许多主要的方面还没有涉及到。有关方言语音辨析、语汇撮要、各乡镇方言比较及方言的发展变化等诸多内容,拟于今后的文章中一一分述。
(责任编辑:天长市文化馆)
------分隔线----------------------------
公告栏
    ●天长市文化馆官方网站(天长市文化信息网,天长市文化资源网)2013年5月23日正式开通,欢迎浏览指导。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