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天长诗词楹联 >

清代天长诗歌初探

时间:2013-06-09 09:26来源:互联网 作者:闵济林 点击:
清代文学属于中国文学近古期,我们手头拥有的资料相对较多,因此清代天长文学给我们以感觉上呈现出一种集地方古代文学之大成的景象,各种文体创作蔚为大观,诗歌创作表现得尤为突出。 清代天长诗坛活跃着以陈以刚、王贞仪、程煐、程虞卿、戴兰芬、宣瘦梅六人
      清代文学属于中国文学近古期,我们手头拥有的资料相对较多,因此清代天长文学给我们以感觉上呈现出一种集地方古代文学之大成的景象,各种文体创作蔚为大观,诗歌创作表现得尤为突出。
清代天长诗坛活跃着以陈以刚、王贞仪、程煐、程虞卿、戴兰芬、宣瘦梅六人为代表的作家群,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地方文学遗产。
      陈以刚,字近荃,号烛门,小时与“季弟以明互相师友,诗名播遐迩”,为康熙五十一年进士,乾隆元年举博学鸿词科,曾做过知县、知州。史志载他“与****诗人袁枚往来酬唱甚多”。袁枚爱买书,而官廨甚小,书籍只得置于堆放户籍文牍的官署之中,陈以刚因此赠袁枚诗云:“六朝山立簾钩外,万卷书横簿领中”。袁枚在《随园诗话》中称道陈以刚作诗平和,长于投赠。旧县志称其“名著江左淮南,佳句流传,人皆知烛门先生”。陈氏家谱记载,陈以刚告归后,郑板桥曾造访,一住陈家三月,留下不少佳话。陈以刚的著作有《池阳人物志》、《清诗品二十五卷》、《国朝诗品二十一卷》。个人诗集有《梅花庵诗》、《退思堂咏菊诗》、《烛门诗集》、《觅闲草》等。袁枚称其“长于投赠”,这里谨录其《赠顾使君》一首:
      心厌承明恋钓槎,题名江山有笼纱。鼓钟清庙元和笔,箫管扬州大业花。重碧千卮倾北道,软红十丈忆东华。相看淮海诗人尽,携手平山日又斜。
      此诗可以印证袁枚对陈诗的评价,平仄韵味,舒缓的节奏,起承转合的跌宕,不仅表现出作者深厚的作诗功底,而尤透出“平和”之气,犹如一坛老酒散溢的清香。难怪浙江藩台张若震为陈以刚诗集《觅闲集》作序,称其“以名进士拥皋比而谈经者十余年,其诗境地益高,气味益深而厚,所谓以情胜,以学胜,亦以年胜”云云。
      其弟陈以明曾任贵州安定、安南两县知县,继任永丰知州,也有诗名,其“人喧灯一市,门闭月千峰”句深为时人赞赏,有《翠微山人诗集》行世,今俱亡佚。
      乾隆年间,天长还有一位女诗人叫陈佩,字怀玉,嫁江都秀才江昱,著《闺房集》一卷。其中《瘦菊为小婢作》诗,颇有寄意,不同凡响。诗云:
      瘦菊依阶砌,檐深承露难。莫言根蒂弱,翻足耐秋寒。
      说起女诗人,清代天长诗坛**负盛名者莫过于王贞仪了。
      近人蒋国榜刻《金陵丛书》,将王贞仪所著《德风亭初集》13卷收入丛书的丁集,并附有小传:“王贞仪,字德卿,……诗文皆质实说理,不为藻彩,于浮屠辟之甚力。……适宣城詹枚。年三十而卒……”
      王贞仪短暂的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诗文,其诗质朴无华,直抒胸臆,感情比较真挚,自称其作诗犹“鸟之鸣春、虫之语秋、言所欲言而已”。她对诗学理论也有自己的见解,认为写诗“无非写我之志,发我性情而已”,不必拘泥古法。正因为如此,她的诗琅琅可诵,清新流丽,尽洗粉脂气,人称“颇近选体”。
      王贞仪的诗作,以记游居多,有《粤南竹枝词》30首,写于16岁“随父之粤”之时,其中记录海南等地少数民族生活的有:
      插网溪边竹满渠,沿江多是疍人居。晚来风送歌声起,船上人人唱木鱼。
      琼南瑶类知多少,派别生黎与熟黎。更有一支唉子老,声音如鸟贱如泥。
      作者注云:“生黎居外,熟黎居中,南琼州县又绕于外而枕于海。唉子老亦瑶种,甚微贱,派下诸瑶。”
      疾病从无问药医,夜中**跳鬼娘旗。跳罢敬求神火供,一身俱灼又沾皮。
      这些真实地反映历史的诗歌说明了在清王朝统治下,少数民族地区根本没有为大众服务的医药卫生机构,生病不得不求助于巫医。
      《德风亭初集》中亦有不少反映现实的诗篇,《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一律》写得好:
      千田无复有青黄,赤地空遭旱魃殃。村舍几曾烟出户,富家闻说粟陈仓。
      逃民大抵填沟壑,野哭安能达上方。蒿目可怜涂殍况,官人犹是急征粮。
      这首诗充分说明作者关心民间疾苦,勇敢地揭露了丑恶的社会现实,在文网森严的清朝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没有非凡的胆识是做不到的,更何况出自一位小女子之手!而《沁园春·题柳如是像》这首词则透出了作者人文思想的端倪。
      她的《太湖罛船四首》写水上渔民生活,颇富生活气息。有首《戏四妹》诗也写得十分生动:“短发新梳两鬓斜,解妆也自学盘鸦。娇憨不识含羞意,爱打枝头并蒂花。”一个情窦未开的小姑娘模仿****的娇憨之态,恣意耍闹的形象,在作者笔下栩栩如生。我们再欣赏她的《卜算子·夏晚》:
      雨后晚凉多,衫葛含风细。小摘庭前茉莉花,弱缕穿连蒂。团扇叶裁焦,闲坐荷塘砌。剥取池荷带湿看,莲子生还未。
      从这首词中,我们可以找到《红楼梦》中知识分子女性的生活画面,可以领略其朴实雅致的生活情调。
      王贞仪,短短三十年人生,尽读了她祖父所藏的75柜书,不但能诗善文,而且精通天文历算、医卜壬遁,兼娴武艺,还懂得绘画、书法、篆刻、围棋等艺术,王贞仪可以无愧地称为中华历史上的女英雄。朱绪曾说:“自古才女”之长,“德卿以一人兼之”。萧穆说:“书史所载,女子聪慧,代不乏人,然未有德卿之能兼资文武,文艺旁通者也。”钱大昕又说她“班昭之后。一人而已”。这样一位多才多艺的奇女子竟然早逝,真乃“雹打春红,霜凋夏绿”,悲夫!
      忽传阳气至,春竟落谁家。卦叶幽人吉,星怜贯索遮。天门九虎豹,圣道一龙蛇。瞻仰情何极,悲歌感岁华。
      这是1791年程煐在狱中所写的一首感怀诗《立春》。程煐,字星华,一字瑞屏,天长历史上一位极具悲情的人物,约生于乾隆初年,学识渊博,癖好《左氏春秋》,有尊周攘夷思想,擅长诗文词曲。可惜他生活于文网森严的清代,终因诗句“夺朱非正色,恶紫亦称王(一说异种亦称王)”诽谤朝廷的罪名,株连老父程树榴被杀,自己亦被判为死缓,家属子女发遣北京为奴,诗集皆遭焚毁。程煐在狱中17年,写下了大量诗作,后人辑录为《瑞屏诗抄》13卷,现仅存下册7卷。程煐长于怀古诗,风格雄健清丽,以七律怀古尤负盛名,许多诗句反映了作者虽遭囚禁,仍不屈于残暴的异族统治,其中秀句名联一直成为处于水深火热中苦难者心灵的寄托,如《虞兮叹》之中“英魂不逐东风逝,芳草年年发楚宫”,《金陵怀古》中“风流六代文章盛,成败千秋劫火燃”、“千古伤心五马渡,一时吐气八公山”,《咏宋南渡》“上将频呼河北去,小朝偏向浙东移”,《咏东晋》“旧巷乌衣悲逝者,新亭红泪哭徒然”,而写南陈的诗句更见胆略“异代更传李后主,玉笙吹彻亦清狂”……程瑞屏的诗,当以《杜鹃花词》更见感情色彩:
      (人间)有鸟名杜鹃,云是蜀帝之精魂。一声归去血一滴,滴作小红娇暮春。春红踯躅含萝月,雨苦风凄山石裂。鹃声泣花花无言,逊国深悲今未灭。金牛峡上云濛濛,五丁开山蜀道通。江南洵美非君土,何不归作锦城红。杜陵老人闻鹃拜,我见此花亦感慨。春心万古作春愁,锦瑟无端怨繁会。
      这首诗表达的情感是深沉的,寄托是悠远的,民族之思、亡国之恨不言而喻。在明王朝灭亡100多年后,作者所表达的思想我们不能狭隘地理解为悼亡复古的气节,而应该看作是诗人对黑暗现实的一种心理反抗,是对清朝统治者残暴不仁、实行民族压迫政策的一种否定。
      程虞卿,字赵人,号禹山、春草,嘉庆丁卯(1807)举人。其诗名丝毫不逊于堂兄程煐。《天长文史》第四辑说他“十六即能诗,好李贺聆语,旋作旋毁无存稿。嘉庆元年(1796)谒铁保于都门,因得交一时名公巨卿及海内知名之士。”其所编著书籍多达10余种,近两年又新发现他的另一诗集《水西闲馆诗二十卷》。《天长文史》****辑曾记载程虞卿经常拜访当时的诗坛领袖袁枚,有“过江愧我非名士,立雪频登卧雪门”之诗句,据说他“写给袁简斋的诗,先经瑞屏修改”。程虞卿的《春草》诗三首**为****:
      (一)
      烽火城西雨后痕,鸳鸯湖畔酒家门。金樽暖入芳塘梦,画角吹归决塞魂。
      却为江山留本色,也从天地托浮根。严风朔雪馀生意,尚有前身未报恩。
      (二)
      霜雪不能折,**兹一寸心。新机春雨阻,前梦劫灰尘。
      烟水几离别,江山独醉吟。天涯临眺处,归路杳难寻。
      (三)
      好山青不断,碧水接罗罗。北郭清明早,南朝废寺多。
      寄愁憎客路,随梦入诗魔。欲问忘忧馆,烟云渺若何.
      3首《春草》的确卓尔不凡。七言律诗句句写春草,却不提春草二字,寄意颇深,难怪近人何葛民在其《咏梅书屋诗话》中收录并大加赞赏。可能我们更喜爱另二首五律,作者用同样冲淡的文笔表达了一种纤秾的情怀。以春草自喻,以春草寄情,一种人草合一的境界,在压抑的种族歧视、政治险恶的生活中,显示出一种不屈不挠、追求光明的情怀。正因为如此,《春草》诗在民间广泛传抄,何葛民更认为程虞卿的春草雅号得之于七言《春草》。“世事分明双白眼”、“千家炊冷市无烟”,知识分子在残酷的环境中尚能表达一种积极的精神尤为难得,而对穷苦百姓的深切同情和对黑暗现实的揭露更需要不凡的胆识。再看写于1811年的《逐犬谣并序》可以使我们更贴近作者的心灵:
      庚午辛未,山左屡荒,饥民随车索钱,沿途不绝,噉以饼,失手为犬所啮,饥者逐犬,犬走疾, 饥者蹶而死,目击伤之。
      车辘辘,过山麓,山风寒,骡欲哭。语骡“且勿哭,尔行饱刍粟。”嗟嗟饥民,有子无处吁鬻。车中何有?有饼在手;掷饼车前,犬啮而走,饥者不得入口。饥者逐犬,犬行狡捷,饥者蹶,气已绝。呜呼!饥尸伏地犬唁唁,明日更见犬食人。
      作者的文笔完全可与杜少陵“三吏”、“三别”等现实主义名篇相媲美,像这样的作品还有《苦旱二首》等。
      值得一提的是,程虞卿还有像《重九登祗印山怀弟》那样情致高远的诗作,为我们再现了当年汊涧祗印山的旧日景象,而被日本飞机炸毁的汊涧唐代建筑大觉寺,其广为流传的一副名联“翠柏苍松唐代寺,大河流水汉时桥”,亦出自此诗。
      自古文人关心民间疾苦的作品不在少数,清代天长人程树懋就有一首:
      独倚城南望野垧,浴凫飞鹭满沙汀。水光低接平田白,山色遥开屋角青。
      鱼跃碧潭波自响,龙归石洞雨犹腥。江南旧苦遭霪潦,泽国何堪屡岁经。
      这首题为《雨后登城观涨》的七律,真实地记录了历史,犹如一幅图画,描摹了当年天长(清代,天长属江南省)遭受水灾的凄凉景象。**后两句,诗人饱含真情,替天长经常遭受水灾的患民们由衷地发出了痛苦的呐喊和无奈的诘问:天长自古就苦于久遭霪潦,泽国哪里还能经得起“屡岁”的折磨呢?
      戴兰芬(1781~1833),字畹香,号湘圃,是天长历史上**一的状元。1822年(41岁)中状元之后,作七绝二首随家书呈送其父母:
      两道金鞭响似雷,马蹄飞过帝城隈。青灯二十年前苦,博得天街走一回。
      紫陌红尘绣作堆,人人争看状元来。书生面目原无异,我到长安已七回。
      应该说这两首七绝是反映科举制度害人的好诗,能表达苦尽甘来的复杂情感,其中亦不乏含泪的笑。不过戴兰芬**有时代价值的诗还是写于1809年反映天长当时饥荒的作品《泽骨行为金芩斋少府作》。此外,还传说他写了《戒**诗》30首,但其文学价值不大。曾有《望湖轩诗赋》、《香祖诗集》行世。
      嘉庆年间,天长还有一位少负才华,鄙视科举,拒赴文场应试,为吴敬梓一类的诗人何小山,其人一生冶游金陵,纵情诗酒,晚年散金殆尽,落魄还乡。身陷穷途,又遭非议的何小山一气之下,尽焚存稿,惟《问燕》诗得以幸存,流传至今。其诗构思精妙,妙在句句设问,情思幽杳,韵味无穷:
      底事年年到敝庐?他乡故国较何如?三春花柳情多少?万里关山梦有无?出入金张谁第宅?过经王谢几丘墟?宾鸿也解征途苦?可把闲情一诉诸?
      天长历史上文学成就**高者当属宣鼎(字瘦梅,1832~1880年左右),史书称他“工诗文书画”,以笔记****《夜雨秋灯录》在中国****史上占一席之地。其文艺地位在鲁迅所著《中国****史略》等著作中均有记载。
      宣鼎一生钟爱艺术事业,为人落拓不群,愤世嫉俗,自叹“抱赤心而鲜鉴,遇白眼其无辜”。其所作所为不为当时的人们理解,加之不理生计,一贫如洗,在饥寒交迫的岁月中大多以卖画为生。《清画家诗史》一书收录了他的3首诗,皆是题画诗,现抄于下:
      泼剌金鳞戏碧渊,不须惆怅忆琴仙。有时怒汲禹门浪,万点桃花送上天。——(鱼)
      素毛红爪亲芙蕖,鸥鸟随行乐有余。漫道鶂鶂皆肉相,当年曾换右军书。——(鹅)
      一琴一鹤一梅花,供养孤山处士家。逸韵幽香眠**稳,更无客梦到天涯。——光绪丙子夏,写赵清献公雅嗜,并摹古雷琴小影。
      这三首诗均为抒发文人墨客雅趣的小品,虽然内容不太丰富,但诗韵清醇、平和隽永。宣鼎擅长题画诗和吟咏戏剧人物诗,难怪《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中言:“宣鼎题画诗亦俊俏”。不过我们更喜欢他写的另一首《题梅鹤》诗:“清丽在海海云落,寒香满山山月升。此景**宜寻好句,有人负手到三更。”题画诗能写出意境者不多见,此诗已达到诗画合一的境界,而“有人负手到三更”句则更表明了“画中有我、诗中有我”的至高艺术层次。
      如果说以上几首诗表达的只是文人的一份闲情逸致,那么,下面这首《访鼠》却是诗人拍案而起,歌颂凛凛之正义、凸显堂堂之正气的现实主义诗歌,有着超强的时代意义:
      苏台树色摧寒烟,下有晶莹虎阜泉,崇祠金碧绵俎豆,吴侬犹说况青天。街柝沉沉夜如水,民有沉冤急须理。牵出釜中魂,夺下刀头鬼,通通夜叩都堂门,都堂含怒为公起。都堂都堂莫怒嗔,为民乞命而已矣。铁案如山谁敢翻,胥吏自危公自闲,震怒如霆谁敢遏,多少苍生待公活。都堂如虎,谁敢捋虎须,公不畏虎,哪怕虎剥肤?民为邦本,忍令死糊涂?再三前致词,勒限都堂许。秦晋瞩穷奇,学作君平侣,神座西边与贼语,一朝洗出冤中冤,都堂虽虎亦色沮!况青天,真父母,非捕盗,乃捕鼠!
      晚清社会愈加黑暗,人民渴望“青天”。这首诗与其说是叙述《访鼠》,不如说是歌颂况钟在“参都”时“为民请命”的精神。“牵出釜中魂,夺下刀头鬼,通通夜叩都堂门,都堂含怒为公起。”这里一字一句,遒劲有力地描摹了况钟为了正义,不顾一切为民乞命、刚勇豪放的光辉形象。**后诗人感情喷涌,直至拍案而起,豁然倾吐万千读者之肺腑:“况青天,真父母,非捕盗,乃捕鼠!”整首诗笔力雄健,气象浑厚,不可多得。
      晚清天长诗歌,值得一提的还有邱梦鲤的曲《酒乞儿》、胡培根的《小令黄莺儿·伤馆师》18首等等。
      清代天长诗词在以下几个方面体现了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其一,因为清代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十分尖锐,所以有些诗人不满统治者的民族压迫和****统治,他们的作品民族意识强烈,不同程度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和阶级矛盾,如程煐的《杜鹃花词》和程虞卿的三首《春草》等。
      其二,清代天长诗歌全面反映了清代人们的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从而将清代人们精神领域里的是与非、廉与贪、进与退、勇敢与怯懦、崇高与卑下等现象淋漓尽致地一一展现在后人面前。从《问燕》、《访鼠》以及戴兰芬的七绝二首、宣鼎的题画诗等作品中可以窥见一斑。
      其三,清代天长诗歌多贴近现实生活,寄寓着人文思想的光辉。题材涉及到各个领域,内容多关注国运民生,关注贫苦农民,强烈****出底层人民的生活疾苦,许多现实主义的篇章表现出长久的美学意义和理性的光辉,使今天的人们能了解地方文学和地方历史,找到今天诗歌创作的支撑点,如《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一律》、《逐犬谣并序》、《苦旱二首》、《沁园春·题柳如是像》等。
      清朝天长古典诗歌在天长文学史上是个不小的巅峰时代,无论是思想水平还是艺术特色都有着一定的高度,其价值在天长乃至中国文学史上将闪耀着不可泯灭的光辉。
 
注:本文源于闵济林先生的《纵览痴情六百秋——天长诗歌探源觅痕》文章,为方便阅读,分三篇刊发。
作者简介:
闵济林,男,汉族。祖籍江苏高邮小河东闵桥太平集。1951年出生于安徽省天长县铜城镇。先后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安徽教育学院。原为天长市炳辉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市教育局党组成员,中学高级教师,市教研室语文教研员。社会兼职有:全国中语会教改中心研究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爱国主义教育研究会会员;安徽省语言学会理事;滁州市古诗词家协会会员;天长市六届、七届政协委员,市科协委员,市诗词学会副会长,望城诗社副社长,《炳辉学刊》、《天长诗词》、《重阳诗刊》主编。发表教育科研论文30余篇,写作主编参编的各类书刊300万言。已发表诗歌800余篇,诗集《涧底吟》于2002年2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
(责任编辑:天长市文化馆)
------分隔线----------------------------
公告栏
    ●天长市文化馆官方网站(天长市文化信息网,天长市文化资源网)2013年5月23日正式开通,欢迎浏览指导。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